相关文章

上海幼儿园塑胶跑道后续:标准缺失怎么管?

来源网址:

  针对本市松江、闵行两家幼儿园新铺塑胶跑道后,部分儿童出现皮肤过敏、咳嗽、呕吐等不适症状,市府新闻办昨天回应称,如果有违法违规情况,严肃查处绝不姑息。此前,市教委已成立应急工作组,委托有资质的权威机构,对相关幼儿园的塑胶场地进行检测,并全面排查本市新建塑胶场地,确保学校相关设施符合国家和上海市的相关标准。

  (上午8点半,本该是孩子们欢快入园的时间,江梅路上的浦江镇第一幼儿园翡翠分园,依旧是大门紧闭、冷冷清清。由于十一刚完工的塑胶操场散发呛人异味,多名学生出现了咳嗽、呕吐、流鼻血的症状,本周起,这所幼儿园已经关园停课,所有学生转到总园上课。但校门口,依然每天都有学生家长来等说法。

  (实况:一楼的几个班级,受害是最严重的,要不就是流鼻血、咳嗽、哮喘,皮肤瘙痒,很普遍的,开始大家都以为季节性的关系。)

  这是上海一周内接连发生的第二起“问题跑道”事件了。此前,松江华亭第二幼儿园新理想部也因为新铺设的跑道气味刺鼻,陆续有学生流鼻血、起红疹,随后园方连夜铲除了所有塑胶场地。而在“上海发布”官方微信昨天转载的市教委回应跟帖中,又有多位家长集中反映,嘉定马陆镇的以仁幼儿园、华师附属双语幼儿园都有类似情况。

  那“问题跑道”,问题究竟在哪?目前,这两所幼儿园的学生家长和区教育主管部门都委托了权威机构到学校采样检测。华东理工大学运动场地合成材料检测中心工作人员说,预计十个工作日后出具报告。

  (实况:国家是有标准的,一般可能是它里面的溶剂造成的,就是胶水里面的一些溶剂。有的厂家没什么味道,有的厂家不太规范,使用的溶剂比较多,肯定就挥发起来时间比较长了。))

  南京、温州、上海等地近期相继出现疑似有毒跑道导致的儿童流鼻血、头晕、起红疹症状后,政府部门态度鲜明,但萦绕在家长以及市民心中的疑问仍然无法消散,围绕校园塑胶场地建设标准、毒物监测、监管等方面仍有诸多问题。东广记者调查中发现,国家标准仅对塑胶跑道中的甲苯、二甲苯等四种物质提出限制标准,并不涉及其他有毒有害物质;同时,铺设后的周边空气质量也无检测标准可循。因此,刺激性气味究竟从何而来,很难科学判断。难道,真的只能靠人的鼻子、甚至孩子的鼻子来闻吗?

  (依据国家标准,检测仅针对塑胶跑道塑胶面层中的甲苯、二甲苯等四种物质。上海大学材料学院高分子系主任刘引峰教授说,二甲苯等物质一般铺设一个星期后就挥发完了。但近些年来,一些企业为追求塑胶跑道的使用性能,比如增加弹力等,通常会添加邻苯二甲酸酯类的塑化剂,或是施工中使用廉价胶合剂、也就是胶水;这些都是不易挥发的,而且标准中也没有涉及。

  (实况:这些都是易挥发的有机成分,过了一个星期再有味道,基本就是增塑剂,就是挥发速度比较慢的,慢慢挥发出来的东西。)

  因此,现有的国家标准显然不够全面。那刺鼻气味,能否通过空气质量检测来认定呢?业内人士表示,户外空气很难抽样,而且还要参看不同风力、气温等因素,因此,通常不具备科学性。再加上,铺设塑胶跑道不算建设工程,最多只能算装修,因此也没有环评要求,铺完是否检测后再开学,全凭校方和施工方自觉。)

  正如新华社评论所说,学生安全无小事,在各地类似事件陆续被发现后,如何制定更加严格的检测流程和办法,彻底消除监管盲区,对校园跑道彻底“消毒”?乃至如何守住安全红线?必须亡羊补牢。

  几年前,上海曾发生“问题校服”事件,只靠企业单方提供检测报告,结果多批次校服被抽检发现,有害物质超标。为了堵住漏洞,上海推出“双送检”制度,也就是由校服生产企业先自行送检,然后学校在收到校服后再送检一定比例,确保万无一失后才能送到学生手里。上海政法大学社会管理学院章友德教授建议,对任何走进校门的学生用品,这样的态度都值得借鉴。

  (实况:涉及到孩子的公共安全和健康,没有小事的。无论是学校里的桌椅、食品、还是塑胶跑道、校服,都应该实现最严格的监管,监管是没有遗漏的,必须是全覆盖的、也必须是全过程的。)